邪教受害者之家

走出“全能神” 她的液化氣店重新開業

 二維碼 69
發表時間:2018-09-18 21:53

  62歲的李文英(化名)是云南省昭通昭陽區官壩鄉人,年經時就是個能吃苦愿干事的能人。她和丈夫育有二女一男,雖然都沒有正式職業,但是在夫妻二人的共同努力下,一家人從農村走進城市,兩個女兒也在城里安了家,夫妻倆做點小生意與兒子共同生活。存于鬧市、安于現下、忙于生活,這樣一個幸福的家庭在昭通市昭陽區這個80萬人的城市里,普通但也算殷實,有誰想到,就是這樣一個和睦的家庭,卻因一場變故家破人散。

  誤入邪教陷迷途

  2009年,李文英用自家的房屋拆遷補償款在昭陽區商品批發市場內開了一個液化氣店,在她的精心管理下,液化氣店生意火紅,年年盈利,兩年下來身邊小有積蓄。2011年,經人介紹認識了一叫張成的能人,在隨后的接觸中,張成不斷對他說:信“全能神”就能得到神的護佑,可以讓你心想事成、家業興旺。并告訴她,不久的將來,世界將會毀滅,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在神的庇佑下平安度過,神可以讓信徒在世界末日來臨時消災避難,保全家平安。不信、不加入的就要隨著世人一起毀滅。

  李文英平時就是一個信神信鬼的人,加上張某的“細心說教”,她對此深信不疑,認為2012年12月21日世界將要滅亡,只有自己虔心相信“全能神”才能給自己和家人消災避難,只有為“神”奉獻才能保一家平安。從此她對“全能神”邪說深信不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并主動在親戚朋友中進行宣傳,動員他們一起加入。

  為此她得到“全能神”上級夸獎,被委以 “全能神”財務使者重任。除負責管理昭通轄區工作經費外,她還負責昭陽區西街社區成員的接待事宜,并在昭陽、魯甸積極發展成員。就這樣,她越陷越深對家里的液化店也無心管理。經常一個星期只開一、兩次門,經營狀況急轉直下,店鋪生意入不敷出。

  家庭破碎親反目

  “我媽這是瘋了嗎、她到底在干些什么?”,看著空蕩蕩的家,李文英的女兒焦急萬分。在李文英為“神”的事業往來奔走的日子里。丈夫、女兒從傍勸說、阻止直到翻臉吵鬧都不能讓她回頭。兩個女兒干脆不再回娘家,他丈夫在家吃不上一口熱飯,也把精力放在了小茶館的麻將桌上。剛剛成年的兒子,見家里這種情況也很少回家,每天無所事事和一群社會上的青年混在一起,出入網吧、各種娛樂場所,后來還染上了毒品。

  一個好端端的家庭就這樣破敗了,好不容易經營起來的生意也倒閉關門。丈夫有家不愿回,兒子墮落成廢人。即便這樣李文英還是堅信自己的想法,認為這是神的考驗,眼前的困境是暫時的,“末日”一到,她為“神”所付出的就會給全家帶來“福報”。從那以后她干脆關了小店,一心只為“神”的事業奔走,還將剩余的全部積蓄一萬多元也奉獻給了“全能神”。家庭破碎、經營倒閉,曾經和諧幸福的家庭就這樣夫離子散了。

  識破謠言明真相

  2012年12月21日,“全能神”大肆鼓吹的末日終于要來了。一大早,李文英惴惴不安的盯著太陽從東方升起,忙不跌的走上大街,東南西北順著城區走了一圈。天氣晴朗萬物安詳,沒有任何末日征兆和現象。李文英找到她的“神友”準備一起共度劫難,這一等就是一整天,眼看著時針走過了22日零點?!斑@一天并沒有什么不一樣呀!”李文英在興奮和憧憬中度過一天后,心里犯起了咕嘟。

  李文英有點失落了,難道“世界末日論”是假的,“全能神”是騙人的?接下來的日子,天還是那個天,人還是那些人,不回家的丈夫、兒子依然不見回來。錢財散盡,親人不歸,李文英開始感覺心情煩悶。內疚,自責,后悔涌上心頭,意識到自己可能是上當受騙了。

  李文英在隨后的日子,沒有等來世界末日的“福報”,等來的卻是法律的審判,她因為在“全能神”組織中扮演的荒唐角色和四處散發投遞邪教傳單、發展邪教組織成員受到了應有懲罰。她不僅沒有為家人帶來“福報”,自身也為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山東招遠案發生后,看到“全能神”如此血腥暴力,李文英也是嚇出一身冷漢,聯想自身這種境遇,她幡然醒悟,決定迷途知返與過去劃一個句號。

  現身揭批獲新生

  一年后,李文英回到了原來居住的社區,決定重新開始新生活。在社區干部的積極幫助下,李文英的液化氣店重新開業,兒子也回到家里幫忙照顧生意,還結了婚,一家人的生活重新走上了正軌。

  今年,當我再一次去到李文英家時,看到李文英的兒子帶著一個二歲多的兒子在門市上忙碌,李文英的兒子笑著說,他不再出去鬼混了?,F在生意很好,媳婦和他經營門市,兩個姐姐一有空就要過來幫忙,父親、母親每天早上都要出去和其他老年人一起鍛煉身體,一家人的生活過得很充實也很幸福的。


聯系我們

網站
交流平臺
郵箱
支持我們

贊助
志愿者
其他

揭露
互助
其他